1113-5t.jpg (7522 字节)

  凌晨四点,我们摸进了五台山。

  下了火车,我无意中抬起头,竟然呆住了。那漫天的星星啊,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在初冬清冷的夜空中,它们顽强地闪烁着,显示着他们亿万年的存在并不因我所处的地方变化而发生过改变。我想起了小时候在比这海拔2000多米的地方更高的高原上看到的星星,那是多么的相似啊!但是在北京,这样的星空已经离我很久很远了。

  由车站到五台山还有四十多公里的山路。汽车沿着山腰盘旋而上,漆黑的山谷中偶尔有一两点灯光闪着,那也许是采石场的工人们吧?或者是放羊人的窝棚?这寒冷的山谷中,世代的山民在以他们的方式,山的方式经营着自己的生活。

  车到山顶,我发现车灯照处的山坡上有不少班驳的积雪,心中不禁有些惴惴,观察路面,似乎很干净,于是踏实下来,靠在椅背上望着不知是何处的远方。

  汽车前面出现了一辆卡车,是那种山西常见的运煤车,吭哧吭哧地爬着山路。客车轻捷地超过去的时候,我看到卡车驾驶室里的司机木然地瞥了我们一眼,然后继续盯着前方。他盯着的,也许不仅仅是他前面的路吧?

  一个半小时的盘山公路的尽头,是五台山环抱着的台怀镇,车停下来,旅客纷纷下车。但是有一个老妇人迟疑着不肯下,她的儿子在山中的一个寺庙里出家,她来寻子,可又忘了是哪一个庙,司机好说歹说,答应天明之后载她去管理部门找,她才低着头慢慢地下了车。在她侧过脸的一刹那,我分明看见了她脸上闪烁的泪珠。这一路,她都在无声地哭泣。

  安顿下来之后,天还没亮。我站在窗前看着暗黑的山影,想象着阳光照到这山中的景象。不久,困意终于袭来......

  晋北山区的清晨,凉意袭人。山谷间升起一片蒙蒙的雾气,那也许是乡间的炊烟吧?小睡之后,揉着惺忪的睡眼,我们遛达到镇上去寻早餐。

  山西的面食是久负盛名的,尤以刀削面为甚。坐下来,每人叫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粗细长短不一的面条上残留着道道刀痕,佐以山西特产的陈醋,入鼻喷香,入口咬劲十足,有个词是专门形容这种感觉的,叫做“筋道”。

  饱餐之后,前去拜庙。五台香火最盛的属万佛阁,又称五爷庙,供奉的是文殊菩萨,当地人称其为五爷。入门之后,买了香烛,在菩萨像前燃着,投入香炉,然后纳头便拜。我本不是什么佛教徒,但既然来了,拜就拜罢。胡乱拜了一番,后来知道程序和动作其实根本不对。我知道藏传佛教的教徒是要磕那种一揖到地的长头的,可对汉传佛教的拜佛动作几乎没有什么概念,但是既然佛爷神通广大且宅心仁厚,这些表面上的事情就不要追究了罢,我念叨的那些心愿也就帮我了了吧:)

  台怀镇上的庙宇都相距很近,信马游疆地转来一点都不累。初冬的五台山并非旅游旺季,因此人很少,寺中很是静逸。古老班驳的墙壁,精致威严的佛像,粗壮茂盛的松柏,精雕细刻的房檐屋脊,都浸透着人们千百年来对佛和佛心的虔诚信仰和崇拜,对前生今世的忏悔和对未来生活的希冀。佛是信徒们精神的支柱,他们并非在天上俯瞰人间,而是存于人心,深察人的每一行每一动,给人们做与不做的理由和支撑。香火日盛的佛寺,也许真的是这红尘俗世中的一块净土吧!

  人走的久了,自然会有些疲累,暂且休息一下吧……

  今天北京的天气阴冷,狂风呼啸,这让我又想起了五台山的阳光。

  尽管是初冬时分,但山中的阳光却是明媚且温润的。我们走累了,坐在庙中大殿的檐下歇歇脚,倒体验了一番特别的暖意。

  我背靠着一块无字的石碑,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没有一块云彩,只有一群群鸽子和几只喜鹊偶尔飞过。阳光洒在身上,感觉有一种温暖的东西在无声地穿过每个毛孔往身体里钻,渐渐传遍全身,于是被暖意所包围,象春天的感觉。可这竟然是初冬啊,而且是在海拔两千多米的太行山中啊!我们不禁为自己的运气而庆幸。

  山风微微吹过来,带来松柏的香气,偶尔也夹杂着大殿里香烛的甜香,深深呼吸一口,长久被香烟和汽车尾气熏陶的肺里终于沁进一丝清凉的空气。

  远处传来和尚们的诵经声,偶尔也会传来钟声和木鱼声。那仿佛是从天外传来的声音,遥远而神秘。风吹得房檐下的风铃叮当作响。我抬头看看,风铃是新安上的,因此声音很清脆,风力稍大些的时候还会奏出不同的音符。这就是古刹中千百年来最常听到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杂音。

  偏殿是禅房,门口有一个老和尚盘腿坐在椅子上打盹。或许他在修行?或许也和我一样在享受这秋末冬初的阳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的心情也和他一样平静,凡尘俗世皆无所扰。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忍心打扰这难得的平静。那一瞬间,我竟然生出一个念头,干脆在这深山古刹中流连到老、平静到老吧!(只要让我做个酒肉和尚……嘻嘻)

  远处是深褐色的山峰,灌木葱茏,但树很少,有树的地方生长的是钻天的白杨,虽然叶子已经掉光,但是光秃秃的枝干向天,更显其倔强本色。更远处的山顶上覆盖着连片的积雪,一条公路环山而下,那是清晨我们走过的地方。千百年来,无数场艰苦的战斗曾在这片山峦中发生,戍边的军人和虔诚的僧侣是这里的主角,因此这北方的山就自然渗透着一种坚忍的性格,无声地承受着亘古的寂寞。

  天色渐暗,归心已起。路上听说山上的景点已经封闭,本来第二天要去台顶的计划已无法实现,于是大家商议,明天启程前往太原。

  看来这次五台之行比计划中的还要匆忙啊……

  清晨的台怀镇宁静而安详,从这里到太原有二百四十公里路程,我们将从晋北山区赶往晋中平原。

  出山的长途中巴上挤满了人,十七座的依维柯里竟然挤了三十来人,连司机左侧的车门边都挤了两个,真是个富有想象力的创举!更惊人的是在这曲折的盘山路上,司机在谈笑中把车开的飞快,且一路逆行超车,在高崖和深谷间穿梭,如履平地,真的把我们吓的不轻。于是我尽量把头扭向窗外,寻找一些可以让我分心它顾从而忘却当前危险的东西。

  晋北山区的民宅很有特色,青砖青瓦高屋顶,房檐前的瓦当和屋脊上的兽头是很平常的装饰,几乎家家的房屋上都有。这在车子进入晋中平原之后就很少见了,那里的房屋和华北平原其他地方的差不多,以平顶和小坡顶的居多,特点并不鲜明。

  山坡上经常可以见到各式各样的灵骨塔,大多是印度佛塔的式样,类似北京北海白塔那种,其下埋葬的历代得道高僧们的灵魂长年守护着山民们的生活。也许正是有了他们的保佑,以这样刺激的方式开车才如此心安理得吧?

  山石多是青色的页岩,残留着亿万年前大海的痕迹。有些地方可能是有铁矿石的缘故,呈现出暗红色。不知名的灌木从石缝中顽强地伸展出来,天气仍然很好。远处山谷中仍有飘渺的雾气,山头仿佛浮于雾气之上,真有点置身仙境的感觉。只是由于海拔下降造成耳膜发胀的感觉让我不得不告诉自己还在现实之中,而且是很危险的现实:)

  车从山上平安地冲下来,我们的心重新归回原位。

  我回过头望着远去的大山,想起这匆匆一游间的片刻见闻和瞬间心情,倒真的有种留恋的感觉。如果佛爷能够了了我的心愿,我想我还是要再回来拜一拜的,为了自己,也为了这初冬时分的五台山。

本文作者:netony

太原道制作 http://taiyuandao.126.com ( 2000-11-13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山西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