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6-chun.jpg (7796 字节)

昔日的辉煌——日升昌

  这是一个伟大的院落。而在当代几十年的文化中它却久被人们遗忘、冷落,直到近年才逐渐展示出它昔日的辉煌。余秋雨在他的《抱愧山西》中这样描写:“这是今天中国大地上各式银行的“乡下祖父”,也是中国金融发展史上一个里程碑所在。”——这就是座落在平遥西大街的中国第一票号:“日升昌”。

  余秋雨来山西的时候,未游成日升昌(其时被一机关所占),幸而我这次没有这种遗憾。初来日升昌,全是为了求证。为了余秋雨研究之后的“抱愧”,为了对这些气吞山河的同乡们的疑惑。岂料这一游竟使我生出由由衷的惊讶和敬意。

  日升昌的大门和这条西大街上上百家的清式民居没有任何不同之处:只有门口书有“日升昌记”的黑色匾额和“中国票号博物馆”的石碑提醒人们,这里就是当年号称“汇通天下”的日升昌。

  这是个典型的明清时期的院落,比起名扬天下的乔家、渠家大院来,这里似乎过于简朴。但她在历史上的地位却让这个普通的院落熠熠生辉。清道光初年,也就是1823年左右,平遥城里消失了一家实力最雄厚的颜料庄“西裕成”,同时诞生了这里的第一家票号“日升昌”。这似乎是一个很传奇的故事,故事的导演却是一个目光跨越了这个时代的老人。票号的主人是李大全,这是一个精明的颜料商人。而真正让世人怀念敬佩的却是他手下的老掌柜——雷履泰。后世人们尊称这位雷大掌柜为“金融泰斗”。这位老人辅佐了两代东家,在他53岁那一年,他终于说服东家投资白银30万两,把如日中天或利丰厚的颜料庄改为第一家票号。

  今天的我们无法想象当年的这个大手笔。在敬佩东家开明之外,我们可以看到了一个老人胸中大气磅礴的计划。我想,当年他也许并没有想到后来的辉煌,但他凭借精明的眼光看到了票号背后巨大的潜力。之后日升昌先进科学的经营管理制度真正体现出这位老人的天才。

  日升昌的许多经营管理办法甚至比现在的许多商业制度还要先进和完善。它率先进行了“东掌合作”的经营方式和最早的股份概念。东家出资,掌柜经营,东家无权直接插手票号事物,掌柜全权制,又有“银股”、“人力股”、“顶身股”等先进的股份办法。最应该在山西历史上大挥一笔的是那些有魄力的大掌柜们。

   人们常说“无商不奸”在平遥的前辈身上,我们却看到截然相反的可贵品质。在平遥商人的票号中我们无一例外可以看到武圣关羽的供奉。这是山西商人们的信仰,他们相信利益来源于商业上的“诚、信、义”。这个信念也是内部教育的原则。在一百多年的票号史之中,票号本身从未有过失信和欺诈的行为,而在他们中间也绝少有徇私舞弊的现象。

  民国初年政治腐败,纸币贬值,全国的商号都面临危机。而视信誉为生命的多家山西票号商们为自身信用足银汇兑,承受巨额亏损。包括日升昌在内的许多票号因此面临危机。

  日升昌的雷大掌柜在高龄离位的时候,并没有推荐自己同在票号的儿子做自己的接班人,而是把位子让给了三掌柜有管理才能的后代陈清拌,而后历任的大掌柜也都能认人唯贤。

作者:无忌

太原道制作 http://taiyuandao.126.com ( 2000-08-16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山西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