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金元文豪元好问

  在山西省忻州市韩岩村的西北,有一座叫做“野史亭”的亭台。亭旁古楼森森,芳草萋萋。草树映掩之中,有一古眆,眆前的一通石碑上隶书镌就“诗人元遗山之墓”。这里埋葬着我国金元时期的一代文冠元好问。元好问,作为金朝之遗民,在元王朝生活了很多年,他的大部分著述都完成于元初,因其曾在遗山读书,故自号“遗山山人”。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金元时期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世称遗山先生。生于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年),卒于元宪宗七年(1257年),终年67岁。

    元好问之先祖是北魏皇室鲜卑族拓跋部,本姓拓跋氏,在北魏孝文帝的汉化改革中改姓为元。时北魏王朝已由初都羊城(今山西大同),迁都洛阳,他的先祖便落籍河南汝州。五代时,元氏移居河东广阳县(今山西平定)。北宋宣和年间(11191125年)其高祖元谊任忻州神武军使,曾祖元春任隰州团练使,举家由宋平定军(今山西平定),移居秀容,从此再未迁徙,世居于此。

    逮元氏家族传至好问祖父时,女真完颜氏所建金国灭亡北宋,势力扩展到秦岭淮河以北,今山西全境进入金王朝版图。其祖父元滋善任金朝柔服丞,父亲元德明多次考举不中,以教授乡学为业,虽累举不第,一生与仕无缘,却长于赋诗,远近颇有些名气。其叔父元格则有缘官场任县令,因无子嗣,好问过继于膝下为子,以此而看,好问之家世可谓世代官宦,他则出自仕宦之家。

    史称,元好问自幼聪颖过人,未满周岁即过继于叔父元格,年仅5岁便随其赴掖县 (今山东掖县)任上,并在叔父教诲下开始学诗。7岁时便以诗句隽永,被称为“神童”。14岁时叔父迁任陵川令,好问亦随之离开掖县来到陵川。时闻名天下的名儒郝天挺正在陵川授业,好问即拜在郝天挺门下读书,这一学就是6年。6年中,元好问在郝天挺的精心指教下,贯通百家,精读典籍,具备了良好的思想教养和较高的文化修养,为后来的成就打下坚实的基础。

    好问21岁时,叔父逝于陇城(今甘肃泰安)任上,他千里迢迢扶柩回到秀容老家。此时的金王朝业已衰落,在蒙古铁骑和南宋的双重挤压下,风雨飘摇。金王朝与蒙古交界的北陲之地河东北路(今山西中、北部)兵荒马乱,战火频繁,民不聊生。秀容如海涛中的孤舟,朝不虑夕。为避战乱,金贞四年(1216年)好问携母离乡背井,流亡河南,寓居异乡。残酷的现实与颠沛流离的遭遇,打破了好问以往富贵哥儿的闲适生活,使他初步接触到社会和人民群众。他的一些反映现实、诅咒战争、鞭笞统治者的诗歌就产生于这一时期。尤其是他在这五六年间的著名之作《论诗绝句三十首》,对魏晋以来近千年的诗坛,作出比较系统、生动的评论,提出了卓越超凡的见解。特别是对宋代的江西诗派及其作品评述颇多。比较客观地说,元好问推崇建安、正始时代的刚健激越之音,推崇自然真淳之作。对慷慨简朴淳厚天然的民间歌谣至为欣赏,对陈子昂、李白、杜甫的盛唐之音最为赞赏。而对六朝齐梁诗坛的绮丽奢靡之风,对西昆体空洞堆砌之风,对江西派模拟之风,都较为鄙视。他的这种观点和评述,通过《诗论·第十七首》:“眼处生心句自神,暗中摸索总作真。图画临出秦川景,亲到长安有几人?”道出创作成功的关键,来自生活实践和真情实感,用“暗中摸索”的形式模拟或“临”摹古人的强编硬造是不足取的。再如《论诗·第二十九首》:“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传语闭门陈正字,可怜无补费精神。”称赞谢灵运“池塘生春草”的名句是“万古千秋五字新”;批评陈师道“传语闭门”、“觅句寻章”,虽在结构和字句上煞“费精神”,却总也达不到真淳自然之美。他的这些以诗为论、以诗为评的论述和评述,另辟蹊径,巧思入神,发前人所未发,论前人所未论,在我国的文学批评史上,独树一帜,一直受到之后历朝历代的高度重视,为我们留下了非常宝贵、极有价值的遗产。

    金宣宗五年(1221年),先后流寓河南福昌、登封、昆阳五六年的元好问,考中了进士,结束了颠沛的生活,闲居于登封,著书赋诗。金哀宗正大元年(1224年),好问再中鸿词科,充任国史院编修,两年后又放任镇平、内乡、南阳等地县令。这几年间,元好问目睹了金王朝“南渡”君臣,不思振作收复失地,而穷奢极欲、纸醉金迷,贪腐之风愈演愈烈。他开始反感统治集团,同情和接近下层人民、劳苦大众。他的诗歌也进一步趋于现实主义,有时甚至借题发挥,抨击时政,讽刺高层,对濒临水深火热的农民大众寄予深切的同情。《虎害》、《杂著》、《秋蚕》、《宿菊潭》、《蟾池》、《食榆荚》、《驱猪行》等大量的诗歌,就产生于这一时期。

    哀宗天兴元年(1232年),蒙古骑兵攻陷洛阳,兵困金都汴梁(今河南开封),朝野震骇。元好问此时已为朝官,任左司都事。次年,他升任行尚书省左司员外郎,实际上是一个闲职。也就是在这一年,闻蒙古马嘶而惊颤的金哀宗,率亲随逃离国都汴梁城,出走蔡州,守城金将崔立开城投降,献国都于蒙古,元好问等许多留汴官员成为阶下囚,先后被羁押、囚管、驱迁于山东聊城、冠氏,过了6年的俘囚生活。从金王朝的覆灭到这几年的囚迁,好问在兵荒马乱、朝不虑夕中过着辗转呻吟的苦难日子,尝遍了国破家亡的痛苦。这一时期的好问像唐代杜甫那样,既哀叹人民和自己的不幸,又痛惜金王朝的腐恶无能,满怀悲愤地写下了大量优秀的现实主义诗篇。诗之意境愈加沉挚悲凉,思想和艺术等方面都达到了这一历史时期的最高成就,成为整个辽金元诗坛最为杰出的代表作品。

    元好问诗歌成就的峰巅,是金王朝覆灭后,他被蒙古征服者羁押流徙,从京城汴梁至山东聊城的6年期间,所创作的那一批 “丧乱诗”。个中最具代表性的有《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癸巳五月三日北渡》、《续小娘歌》等。

    《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共5首。这5首诗讲述,蒙古大军压境,兵临金国都汴梁,身为一国之尊的金哀宗,不思抵抗,率先带亲信弃国而东逃,美名曰“东狩”。其二首道:“惨淡龙蛇日争斗,干戈直欲尽生灵。高原水出山河改,战地风来草木腥。”“并州豪杰知谁在,莫拟分军下井陉。”控诉两国征战,涂炭“尽生灵”,昔日繁华之地,今朝“山河改”、“草木腥”。呼喊出“并州豪杰”你们在何方,昏聩的皇帝已经逃跑了,百姓却需要你们救助!殊不知并州太原得不到朝廷的援助,早已在浴血奋战中城毁兵亡。

    在蒙古旋风的摧打下,汴梁守将失节投降,元好问并在京官员数百之众,顿成囚徒,被押迁山东。在囚迁过程中,元好问一路所见“白骨纵横”、“僵卧满累”、“红粉哭隋”、“桑梓变沙”,哭天跄地吟出《癸巳五月三日北渡》:“道旁僵卧满累囚,过去旃车似水流。红粉哭隋回鹘马,为谁一步一回头。”白骨纵横乱似麻,几年桑梓变龙沙。只知河溯生灵尽,破屋疏烟却数家。”仿佛景语,却是写实,沉郁顿挫,声泪俱下。所揭示的战乱之惨,人性之酷,浩劫之悲,跃然纸上,成为金元交替之际血泪斑斑的不朽诗史。

    再如他用民歌形式写下的《续小娘歌》:太平婚嫁不离乡,楚楚儿郎小小娘;三百年来涵养出,却将沙漠换牛羊。生动写真,一咏三叹,以小见大,控诉了蒙古征服者虏掠妇女,人换牛羊,生命浅危的时局。

    又如他的五言诗《雁门道中书所见》:”食禾有百腾,择肉非一虎。呼天天不闻,感讽复何补?单衣者谁子,贩籴就南府。倾身营一饱,岂乐远服贾。盘盘雁门道,雪涧深以阻。半岭逢驱车,人牛亦何苦!“亢奋悲呛,为民申诉,表现了他强烈的爱憎情感。难怪清人赵翼在其《瓯北诗话》中评价元好问的诗题是:“唐以来,律诗可歌可泣者,少陵(杜甫)十数联外,绝无嗣响,遗山则往往有之。”

    蒙古太宗(窝阔台)十年(1238年)八月,元好问从山东冠氏(今山东冠县)携带家眷辗转返家,半年多的蹒跚,终于回到久别的故乡秀容。他拒绝做蒙元朝官,隐居乡间以遗民自居。他时刻不忘故国,立志要完成全部“金史”的著述,认为“国亡史作,已所当任”。为了比较全面的收集金朝资料,不使史迹泯灭,他曾直胆向元朝统治者索取《金实录》等起居注。然而,却遭到了拒绝。为此,他不得不付出巨大的艰辛,“构亭其家,著述其上,固名曰野史。”悉心收集各类民间资料,“凡金源君臣遗言往行,采摭所闻,有所得,辄以寸纸细字为记录,至百余万言。”并依据这些史料,编著成长达百万余言的金代野史《中州集》和《壬辰杂编》。这两部巨著,为后来元代纂修《金史》,提供了极其重要的史实资料。80多年之后,元朝史家编修的 《宋史》、《辽史》、《金史》,都大量地引用和摘录了《中州集》和《壬辰杂编》中的史料,或者可以说,元代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就编定《金史》,正是以好问的这两部巨著为基础的。

    可惜的是元好问沥血呕心所编著的《中州集》虽流传下来,《壬辰杂编》却已佚亡。今存的《中州集》及所附《中州乐府》,收诗1980多首,作者240余人;好词115首,作者36人。每一作者均有小传。好问编此集的目的在于以诗传史,保存金代的文献和史实,至今都是研究金代文学和史学必不可少的重要著作。

    从金王朝创建到灭亡,以及后来的元代,大约250多年的历史时期,元好问独步文坛,蔚然一代宗师。他死后,严忠杰刊其遗稿为《遗山集》40卷。在这40卷宏著中,除去诗赋之外,尚有碑、铭、表、志百篇,记序、杂作百篇以上。这些著述,不同程度地反映了金元社会的实际情况,近人郭象升读《遗山集》后感叹道:“遗山笔力奇伟,吸纳百流,遗集四十卷,与《金史》相为表里。”这确是客观中肯的评价。

    元好问是多才多艺的大家,除了长于诗文、诗论之外,对历算、医学、书法、绘画以及书画鉴赏、佛道哲理等都有探及并见地精深。元好问广交友、善择友,他的知己良朋几遍三教九流,既有巨卿名宦、五公权臣,也不乏一般画师、隐士、医家、书家,乃至于僧、道、农夫。他流传下来的著述作品,可谓等身,据统计遗世的有诗1380余首,词380余首,还有散曲、散文、小说等等。大多收集于《中州集》、《遗山集》、《唐诗鼓吹》中。散佚的据不完全统计有 《壬辰杂编》、《君臣言行录》、《故物谱》、《南冠录》、《诗文自警》等等。

    好问一生,坎坷艰难困苦。他就是在这坎坷中造就了自己,艰难中磨炼了自己,困苦中砥砺了自己。说他是一代文豪,实际上很不够的,从他遗世的著作中,从史籍所载中,他实在是我国金元之际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是一位在全国占有极其重要地位的重量级历史名人。

本文来源:太原日报,本文作者:王继祖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0-07-12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王继祖太原名人系列总目录

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