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中唐名将王翃

  在“贞观之治”和“武氏专政”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开元盛世”,走过了近30个春秋,李唐王朝的全盛时期便在这一阶段。然而,先明后昏,终究不及祖辈唐太宗的唐玄宗,在取得盛世成就后,便忘乎所以,娇纵昏奢,从重用奸相李林甫开始,到宠信贵妃杨玉环为顶峰,直至一手酿成“安史之乱”为终结,亲手葬送了大唐盛世。在“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的军事突变中,号称中国封建社会“黄金时代”的盛唐,由盛转衰,一蹶不振,进入史称的“中唐时期”。中唐时期的最显著标志是:封疆大吏的“藩政割据”,“北司”宦官“操控朝政”和“南衙”朝臣“朋党之争”。中唐名将王罖便成长和活跃在这一历史时期——

    王翃,字宏肱,唐太原晋阳人。生于玄宗开元二十年(732),卒于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家世史无载。王翃少年之时酷喜兵家之学,研读兵书,戏习阵战操演,长成后以多智有威而知名乡里。约20岁,正值玄宗朝日隆日盛之时,步入军武,天宝年间先后任翊卫尉、羽林军宿卫。因其文武兼备、智勇双全,后中制策,才兼文武科(投考“武科”中),遂授任辰州(今湖南沅陵)刺史。

    “安史之乱”平息后,唐朝军队骄兵傲将之风日炽,藩镇割据大势趋成。襄州(今湖北襄樊)叛将康楚元,拥兵自重,割土自立。王翃奉诏讨伐,因军功加兼秘书少监,旋转任朗州(今湖南常德)刺史。因王翃潜心军政,行事严谨,所以每任一职,颇有声名,史称其“有威望智术”。代宗大历五年(770),年龄尚未40的王翃,调任南陲容州(治今广西北流)刺史,兼容管(治今广西容县)经略史。容州、容管地处西南多民族地区,官民矛盾尖锐,民族间关系复杂,自“安史之乱”以来,名为朝廷所辖郡州,实际早被当地少民族豪强割据,“夷酋梁崇牵号 ‘平南都统’,与别帅覃问合,又与西原贼张候……据容州”(见《太原府志》),从不赋役纳粮。十数年来,几任容州刺史、容管经略使陈仁秀、元结、长孙全绪等,均在远离容州、容管的藤州(治今广西藤县)、梧州(治今广西苍梧)侨居任职,当着有名无实、无地无民的朝廷命官。

    王翃到达藤州后,对前几任官员的做法很不以为然。他说:“我,容州刺史,安可客治他所!必得容乃止。”(见《旧唐书》)左右僚员都以为王翃乃说说大话,为护颜面而已,只是颔笑,并不答言。殊不知王翃说到做到,自己出钱招募兵勇将士,许诺有功者可得“署吏”。于是所募兵士,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开兵打仗,无一含糊,不消数月,便大败盘据容州、容管的割据势力,斩取其头领欧阳珪首节。为彻底歼灭割据军队,王翃又亲赴广州,恳请节度使李勉出兵增援。李勉是当时很有威望、忠于朝廷的大吏,但他听王翃恳请后,认为:“容州陷贼已久,群獠方强,卒难图也。”(见《旧唐书》)意思是容州、容管陷于贼人之手,年长日久,时下凶恶的割据势力非常强大,用兵剿伐,很难得手。不愿出兵增援王翃,婉言谢绝。王翃则据理力争道:“大夫(指李勉)即不出师,愿下书州县,扬言以兵为助。冀借此声,成万一功。”(见《太原府志》)意为:节度使不愿出兵增助,可否让我以你的名义,下书所属州县,扬言出兵援助,我好借此声势,争取万一之成功。对此要求,李勉答应了。

    好一个足智多谋的王翃,见李勉允诺此计,一面立即下书义州刺史、藤州刺史,盟约共同讨伐容州、容管反叛势力,以造势威慑震骇敌军,一面再募3000兵士,亲阵与敌鏖战。当此关键时刻,李勉背诺,下达文书,禁止王翃的讨敌战计。王翃接到李勉檄止令,深恐军心动摇、葬送初战之捷鼓起的士气,遂将檄止令扣压不宣,加快和加大了乘胜克敌的军事行动。在王翃的指挥下,募军愈战愈勇,以少胜多,以摧枯拉朽之势,连克容州、容管,悉复容州全境。王翃指挥的此次白手起家、克敌制胜、收复容州之战,大小战斗百余次,擒斩敌酋七十余,重创敌军数万之众,酋首梁崇牵也被生擒活捉,与其勾结作恶的覃问率残部遁逃数百里之外,苟延残喘。

    大胜之下,王翃并未冲昏头脑,而是乘胜扩大战果,再遣勇将李寔率军众讨伐西原(治今广西扶南)、郁林(今广西郁林)等州,不给逃敌喘息之机。覃问以为李寔率军追击,王翃后方必定空虚,遂乘难得之机,偷袭王翃大本营。岂知,他的雕虫小技早被王翃识破。为全歼偷袭之敌,王翃将计就计,设伏待敌,将其全歼,连覃问也未能逃脱。此战之后,唐王朝南部边陲,再无战事。唐廷连连得王翃捷报,代宗甚喜,对王翃临机处事、有胆有识、大智大勇,大加褒奖,遣使慰劳,加授王翃金紫光禄大夫,赐宅府于京师。

    南陲既平,西南之陲却战事频仍,时吐蕃日强,寇马掠境时有发生。大历十四年(779),吐蕃再集结重兵挑起边战,唐廷急调遣河中元帅郭子仪,倾国之精兵赴西南。为防河中空虚,遭敌觊觎,又任命王翃为河中府少尹,充任河中节度使留后,代郭子仪操持河中军政事务。但中唐以降,骄兵悍将积习已久,原郭子仪手下悍将凌飞,根本不把王翃放在眼里,肆无忌惮地干扰王翃处理军政事务,最后竟发展到串通部众、约定乘夜夺关鼓噪,驱逐王翃于一旦。王翃察觉到凌飞的狂妄之行,知其意在取而代之。遂略施小计,“缩夜漏数刻,以差其期”。(见《旧唐书》)乱首凌飞因聚众失时,计划落空,又见王翃早有准备待己作乱弹压,惊恐之余,仓促逃遁,被王翃潜伏之兵当场抓获。为严肃军纪,严防骄兵悍将再有蠢举,王翃将凌飞就地正法,杀一儆百。于是,河中肃安,军中骄悍戾气一扫而光。由是王翃威猛睿智之名朝野尽知。之后,王翃先后任迁汾州 (治今山西隰县)刺史、京兆(今陕西西安)尹。

    唐德宗建中四年(782),淮西节度使李西烈,以掌控之军政、地域,自称“楚帝”,反叛唐廷。朝廷紧急征发泾原(治今甘肃泾川)之兵,南赴讨伐。兵行至国都长安 氵产水(今陕西咸阳)一带,时为京兆尹的王翃负责提供食宿。本不想前往淮西作战的泾原之军,以王翃所供军粮“粮陈肉腐”为由,发生兵变,史称“泾原兵叛”。叛军攻入丝毫无防的京师长安,拥立前卢龙节度使朱泚为帝。这显然是一次有预谋的军事政变,所谓“粮陈肉腐”之由,乃是一个图谋反叛的口实。王翃护德宗逃出长安,狩住奉天(今陕西乾县),以护驾之功擢升御史大夫、拜太子詹事。数年之后,唐廷调神策将军李晟收复长安,伪帝朱泚被其部下所杀,德宗才得以回到京师,王翃也随君返都,改任大理寺卿,主持法制工作。这时的唐王朝,已是江河日下,再也无力对付飞扬跋扈的各个“藩镇”,只是一味姑息迁就,聊得生存而已。王翃也由朝臣外放福州刺史、福建观察史,为朝廷守治一方。贞元十二年(796),王翃再次奉诏入京,迁检校礼部尚书、代东都(洛阳)留守,后擢尚书省事、东畿汝防御使。在东都留守、东畿汝防御使任上,王翃不顾老迈昏花,先后开田20余屯,筹措良铁打造兵器,操练士卒以备战需,军政治理号令修明。果然,后来蔡、光等州节度使吴少诚兵叛,只有东畿有备,东都一带全依赖王翃得保平安。

    贞元十八年(802),年整70的王翃卒于任上,唐廷赠其尚书左仆射之职,追谥肃。

本文来源:太原日报,本文作者:王继祖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0-07-12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王继祖太原名人系列总目录

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