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死不背周的战将李筠

  五代后周的第二位皇帝周世宗柴荣,在位6年间,整顿纲纪,恢复生产,亲裁政事,均定租赋,并在日臻强大之时,制定了先取吴蜀,次复幽燕,后攻太原(北汉),统一全国之大略。在实施宏图中,先得后蜀四州,再取南唐江淮之地,后伐契丹收复莫、瀛二州及军事要隘瓦桥、益津、淤口(东三关)。眼看统一大业在望,却一病不起。

    柴荣死后,心腹爱将、手掌军事大权的殿前都检点赵匡胤,在其幕僚赵普、胞弟赵光义、心腹石守信的图谋下,兵变陈桥,取后周而以宋代之。身为后周检校太傅,同平章事的李筠,矢志忠于周室,不受宋命,举兵反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终兵败自焚,以“忠学信义”青史留名。

    李筠,本名李荣,后为避周世宗柴荣之讳,改名李筠。五代时太原人,生年史无载,终于北宋创建之年建隆元年(960)。

    深受家乡尚武风之影响,李筠 “幼善骑射”。青年时“能开百斤硬弓,连发连中,后唐时应募入军伍,隶秦王李从荣麾下。”(参见《旧五代史》)末帝清泰间(934936)为内殿直,后迁控鹤指挥使。后晋时李筠效命于石氏,逮出帝开远三年(946),契丹与晋反目,辽太宗耶律德光率军南下,渡黄河、破开封、灭后晋,李筠被契丹燕王赵延寿召为部将。未几,契丹内讧,赵延寿被拘,李筠乘乱势与原后晋诸将伺机反契丹,袭败镇州 (今河北正定)契丹败将耶律解里,投奔称帝于太原的后汉皇帝刘知远。因刘知远原为后晋北都太原留守,与李筠同为后晋之臣,今见李筠带镇州之地归顺,遂委其博州(今山东聊城)刺史,以笼络其心。

    时后汉副枢密使郭威,见李筠善射能战,处事机敏,有意络为羽翼,遂在自己出镇大名府时,积极举荐李筠为先锋指挥使、北面缘边巡检。动荡的五代,是一个统帅求将、将寻依托的骄将悍兵时代,谁有军事实力,便可称霸一方、称雄一时。将帅联络,互结死党,拥兵自重,称霸称王,为一时之风尚,郭威需要李筠支助,李筠亦需要郭威庇护,所以,郭、李一拍即合,并在日后的征战生涯中,建立起水乳交融的主子与心腹关系。乾三年(950),郭威身居枢密使要职,统揽后汉重兵,背汉入汴,李筠死心塌地追随左右,在留子陂关键一战时,大败汉将慕容彦超,被郭威擢升为昭义军节度使。郭威称帝建后周后,又论功录用,再委李筠检校太傅、同平章事。此后数年,李筠作为郭威的爱将、后周封疆大吏,多次与后周劲敌北汉刘崇构兵对决,攻则为前驱先锋,守则为屏障堡垒。尤其是在对契丹支援北汉的战斗中,数次以奇为正,使契丹多败而不敢南窥,因军功而升迁至侍中。郭威死,柴荣立,李筠事后周忠贞不二。从史载看,自显德二年(955)至显德六年(959)四年间,李筠为新临帝位的柴世宗抵御北汉强敌,频频作战,频频告捷,攻克汉土辽州、长清寨等地,俘获汉军刺史、将军多名,功进检校太尉之职。

    年轻英武的柴荣死后,其子柴宗训立,年仅7岁,史称恭帝。当是之时,柴荣身前心腹诸大将: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重进,领淮南节度使为国家提供粮饷;副都指挥使韩通,领天平军节度使,护卫京畿外围;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典掌禁军,保护朝廷皇帝安全;同平章事向拱,领山南东道节度使,为西京留守,保卫开封;检校太尉李筠,领潞安节度使,镇泽州、潞州,军防北汉,为朝廷西北部屏障。按说这种共辅小皇帝的军政结构,本构不成对朝廷的军事威胁。但是,计高一筹的赵匡胤,在柴荣死后的近一年中,博取小皇帝信任,先是取得“兼领宋州归德军节度使”的军事实权,而后又取得“检校太尉”的军职高官,加上他原来的“禁军”之权,使其它制约因素,逐渐失去优势。恭帝二年(960),不甘作小皇帝命臣、已有觊觎帝位之心的赵匡胤及其幕僚、将军,假造契丹大军南侵之军讯,借机结集统领大军,屯驻陈桥驿。用突然袭击的方式,里应外合,回师开封,发动军事政变,袭杀韩通,逼降向拱,高官笼络李筠,拒远在淮南的李重进于不顾,取代后周建立宋朝。

    初起,因事发突然,李筠丝毫不知京城大局已变,便接朝廷遣使加封自己为中书令的诏旨。旦知赵匡胤已黄袍加身,成为新帝,本欲拒绝受命,对抗起义,却被左右苦苦相劝,遂“黾勉下拜”,承认了新朝廷。及至为开封使者置酒张乐时,李筠忽然把后周太祖郭威画像悬挂于厅壁之上,对像痛哭流涕,众劝不禁。左右宾客、众僚惶骇大惊,忙向开封使者解释:“令公被酒失其常性,幸勿为讶”。(见《太原府志》)

    宋使返汴后,诉报李筠行状。而李筠亦不听“谕示入朝”之旨,派遣心腹牙将刘继冲密往北汉联络,向睿宗刘钧(刘承钧)称臣,联合抗宋,急急起兵。时,谋臣从事闾丘仲卿进谏言:“大梁(赵宋)兵甲精锐,难与争锋。我孤军举事,其势甚危,倚援河东(北汉),终未得力。不如西下太行,直抵怀(怀州,今河南沁阳)、孟(孟州,今河南济源),塞虎牢,据洛邑,东向争天下,计之上也。”(见《旧五代史》)。丘仲卿之谋核心在于不与北汉称臣结盟,自己行事,速占军事要地,争取主动,可谓上矣。然李筠不纳,以为“吾周朝宿将,禁卫皆旧人,必倒戈归我。现有儋珪枪(儋乃李筠勇将,善使枪,时誉名天下)、拔汗马,何忧天下哉!”(见《旧五代史》)遂将赵宋委之监军周光逊囚送北汉,请发援兵,再派兵杀泽州(今山西晋城)刺史张福,夺其城,拉开与宋交锋之帷幕。

    李筠称臣北汉,讨伐赵宋,实是政治上的下策,为自己后来的败亡,埋下隐患,究其原委:其一,后周、北汉为五代时世仇,在周汉之争时,李筠从来首当其冲,血战多年,北汉虽名支援李筠,接纳其为臣,实怀疑虑忘,只是希望他与赵宋火并,坐收渔人之利。所以派遣援军,均为“寡弱之伍”。其二,赵宋取代后周,乃天下大势使然,李筠背宋投汉,虽为报效后周,但后周已灭,周汉世仇并未化解,李筠之行,授柄于赵宋讨伐叛将之名。如依丘仲卿之言,李筠与赵宋之争,乃反赵篡周,号召天下,名正言顺,尤易于团结后周反宋势力,陷赵宋于孤立。

    政治路线上的失误,必然导致军事上的被动。赵匡胤见李筠投汉,兵起仓促,遂高举讨伐叛逆之旗,先遣爱将石守信、高怀德举兵西上,并亲授谋略:“勿纵筠下太行,急进师,扼其隘,破之必矣!”(见《宋史·太祖本纪》)继委慕容延钊北击长平(今山西高平),以奇兵偷袭,形成钳形夹击之势。而后亲率大军,御驾亲征。就军事力量而言,以李筠一州之兵,与赵宋举国全力,形同以卵击石。而从政治上讲,赵宋代周伐叛,名正言顺,而李筠投靠北汉,乃为叛军,战事未开,败势已成。实实在在的反赵篡周之役,却变成了投汉叛逆被伐之战,李筠从政治上、军事上均处劣势,危在旦夕。

    这次宋初李筠与赵氏之战,宋将慕容延钊首揭战幕,先败李筠于长平之北,斩首3000余节。初战即败的李筠,士气大落。继而赵匡胤所率大军与石守信所部会师泽州,再败李筠,三万主力,丧失殆尽。李筠前有强敌,后无退路,北汉援军又被慕容阻击于长平。无奈之余,退入泽州孤城,作困兽斗。连连获捷的赵宋之军,将泽州团团包围,先困后攻。未几,泽州城破,李筠誓死不降,自焚而死,潞州、泽州均归宋之版图。一场反赵篡周之战,起势迅猛,败亦速寂,成为赵宋立国,扬名立万,巩固基础,震骇其它心存二志势力的宣言书。

    称雄一时的李筠,名饮后汉、后周,戎马沙场一生,颇讲究“忠学信义,不节不亏”,为忠于后周两代君王之信任,不顾个人安危,不看时势大局,先失之于行事草率,与(北)汉结盟称臣;继失之于举事仓促,轻易兴兵;三失之于用事义气,不分缓急轻重,轻易断送三军,一战之败,肝脑涂地,落得出师即死,遗恨终生。

本文来源:太原日报,本文作者:王继祖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0-07-12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王继祖太原名人系列总目录

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