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

  唐代诗坛,名家辈出,各领风骚,佳作洋洋,被誉为诗歌的黄金时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就驰骋在这个黄金时代的峰巅,以其千古不朽之作扬名史册,和“诗仙”李白,“诗圣”杜甫,齐驱并驾,享誉天下。

    白居易,字乐天,别号白香山、白太傅,自号香山居士、醉吟先生。祖籍太原,世氏“太原白氏”。其家先迁下邽(今陕西渭南),继迁荥阳(今河南原阳),后迁新郑(今河南新郑),随父辈任职之地而徙,白居易就是在大历七年(772年)出生于新郑东郭宅。他从27岁步入仕途先后任职居住于洛阳、长安、江州、杭州、苏州等,直到晚年定居洛阳龙门,可谓为宦一生,飘泊一世。但他自己以及友人元稹、陈鸿等都认为他是太原人,李商隐为他作墓志铭,亦遵此说,称其“太原白公”。

    白居易出身于“世敦儒业”的书香门第,他的祖父、父亲都是“明经出身”的小官吏。白居易所生活的时代,是唐王朝经过“安史之乱”,由盛转衰,从统一王朝走向“藩镇割据”的中唐时期。他一生经历了代宗、德宗、顺宗、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八代帝王,目睹唐王朝江河日下,吏风不振;藩镇割据、宦官专权;政治腐败,经济凋蔽;剥削日趋残酷,社会日趋动荡;外族侵扰日多,人民流离颠沛的败亡征象。他为宦多年,早年饱受战乱忧患,晚年备受权贵迫害。这种家庭,这种生存环境,这种个人经历,造就了他进步的现实主义思想,使他成为以诗赋为武器,揭露黑暗,鞭笞时世,同情人民,为民呐喊的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

    居易自幼夙慧勤奋,史载:“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以至口舌成疮,手肘成胝。”年方9岁,便通懂声韵,能作格律新诗。及至青年,诗词文赋,无一不精。为了继续深造,使自己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有作为的人,白居易不惜路途遥远,奔涉京师长安,带着自己的诗稿,求教于当时的天下名士、著作郎顾况,希翼得到顾的赏识、指教和提携。

    几经周转,白居易初识顾况。当顾况见到白居易时,见他一介青年后生,遂不以为然,打趣说道:“长安米贵,‘居’亦弗‘易’。”幽默诙谐与才思敏捷,尽在其中。然而,当他打开居易呈上的诗稿,看到首篇《赋得古原草送别》,并读及“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联时,不禁拍案叫绝,赞赏不止,即刻对居易刮目相看,喜悦地说:“道得个语,‘居’亦‘易’矣!”由于得到顾况之赞誉,白居易顿露头角,诗名大震,一时轰动京师文坛。

    贞元十五年 799年),27岁的白居易乡试得中,考取举人。第二年又春风得意,考取进士。两年之后,又拔萃甲科,与好友元稹同授秘书省校书郎。年方30岁的白居易,可谓年年进阶,时时闻喜。元和元年(806年),仕途坦顺,进入35岁的白居易,壮心不已,志在兼济天下。他再入考场,一举考取“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以第四等入选。他就是这样凭借自己的才华,凭借自己一心为国的一腔热血,“十年之间,三登科第,名入众耳,迹生清贵。”漫长的仕途,在举步和初步之时,似乎对居易青睐有加,他似乎可以实现他“兼济天下”的鸿鹄之志了。

    元和二年(807年),居易迁升翰林学士,翌年,又升任左拾遗。37岁的白居易真是仕途畅顺,佳作颇丰。其胸怀壮志,一心要“利万人”、“富天下”,“惟思粉身,以答殊宠。”唐代的“左拾遗”之职,是皇帝身边的谏官,主要职责是向皇帝进谏言。居易任此职后,不畏宦官擅权,不同权贵勾结,坚持正义,刚直不阿,时称“有阙必规,有违必谏,朝廷得失无不察,天下利病无不言。”他屡陈时政得失,奏请蠲免江淮赋税,禁止掠卖良人。对淮南节度使王锷贿赂宦官,谋为宰相的丑陋行径,上奏力谏,给予揭露;对宦官吐突承璀任统帅之事,力呈奏章,陈其利害,竭力反对。甚至,冒极大风险,当廷指责唐宪宗的错误。言人不敢言,奏人不敢奏,陈人不敢陈,做到了为民请命,大义凛然,时陈利害,不避权奸。

    白居易任左拾遗3年,也是他诗歌创作的黄金时期,大量的讽喻诗就是这一时期完成的。这些讽喻诗中,以组诗《新乐府》和《秦中吟》为其代表作。这些作品或讽刺横征暴敛,或抨击巧取豪夺,或揭露贪污淫靡,或反对穷兵黩武,都唱出了人民心中的不平,揭露和鞭笞了封建统治的黑暗。其锋芒之露,情辞之急,用语之通俗,技巧之精湛,可谓独步诗坛,都属闪耀着绚丽多彩光辉的现实主义名篇。

    《新乐府》中的《卖炭翁》控诉“宫市”制度的罪恶。“可怜身上衣正单”的卖炭老人,为了能卖掉木炭以谋活命,却“心忧炭贱愿天寒”。而“一车炭,千余斤”,却被“手把文书口称敕”的“黄衣使者”以“半匹红绡一丈绫”,作为炭值巧取豪夺。用曲笔,含蓄地斥责了最高统治者。《红线毯》则是谴责“进奉”制度的危害,既辛辣地嘲讽了“每假进奉,广有殊求”的宣州太守;又无情地揭露了醉生梦死的封建帝王;同时也替苦难的人民大众呼喊出:“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作地衣”的愤怒之声。至于《杜陵叟》则完全是对统治阶级的怒叱:“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白居易的这些站在人民立场上的诗歌,切中时弊,击中要害,无情的笔锋直指上至皇帝下至贪官的丑恶嘴脸,有力地抨击和揭露了丑恶的社会现实,都是具有丰富内容,高度人民性的现实主义宏篇,是为民而歌的千古不朽之作。

    像白居易这样刚直,这样同情人民、重视民生,而且写了这样多为民说话,反映人民贫敝生活,批评、揭露、抨击时政诗歌的官吏,必然遭受统治阶级的打击和摧残。元和十年(815年),在豪门贵族佞臣贪官的弹劾下,居易最终获罪于文章,被贬出京师,降谪为江州(今江西九江)司马。

    唐代的司马之职,设之于州级建置(近似于当今的地级市),是专门安排被贬被谪官员的闲散之职,唐之后习称府同知曰司马,乃出自于此。被贬江州,是白居易政治生涯和创作道路的一个大的转折点和分界线。之前,他官场得意、仕途顺利;为民请命,锋芒毕现;为民而歌,志在兼利;抨击时弊,心在效忠于皇室。之后,他“兼济天下”的抱负,为“独善其身”的哲学所取代;“直言极谏”的“元和谏官”,变为“今口不言”的“香山居士”。而且,随着他政治抱负的淡泊,佛道思想的滋长,诗歌创作也受到了极大的局限。此后,其著名之作主要是《琵琶行》与理论性文章《与元九书》。

    《琵琶行》是一首脍炙人口的长篇叙事诗,是白居易被贬江州,在江州司马闲职位上的作品,是一篇载千古而不朽的宏篇巨制。他的这首长诗,借诉说浔阳江头一个落泊歌妓的不幸遭遇,倾吐了自己愤懑不平的心中块垒,宣泄了自己的满腹抑郁,抒发了自己的不幸遭遇。诗人在这篇宏制中,先描写歌女高超多彩的演奏技艺,继述诉歌女青年时的走红与后来的落泊,最终道出歌女虽有出众的才能,却落得飘泊江湖的结局。联想到自己的遭遇,为官尽职尽责,正直敢谏,却惨遭迫害,被贬闲职,空有远大抱负,满腹学问,与歌女的际遇,何其相似乃尔。遂直言道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而《与元九书》,则是其一篇专述诗歌创作的理论著述。在这篇书信中,居易提出了“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的创作原则,并进一步阐明诗歌要“补察时政”、“泄导人情”的现实主义观点。他大力提倡“刺美”精神和努力为民而歌的创作道路,以自己的创作经验和切身感悟,与挚友元九说,诗歌在创作形式和创作手法上应力求“平易通俗,周详明直”,“篇无定名,句无定字,系于意,不系于文。”他说,诗歌“非求宫律高,不务文字奇”,“欲开壅蔽达人情,先向诗歌求讽刺”。他的这些充满现实主义的诗歌理论,对当时新乐府运动的形成和发展,起着直接的指导作用;对后来的诗歌创作和发展,也有着一定的引导作用和积极意义。

    在诗歌创作为谁服务的问题上,白居易首开千古新河。他主张“其辞质而径,欲见之者易谕也;其言直而切,欲闻之者深诫也;其事核而实,使采之者传信也;其体顺而肆,可以播于乐章歌曲也。”简单数句,从“词”、“言”、“事”、“体”四方面提出:诗要力求做到明快、恳切、求实、自然,力求做到通俗化、大众化、口语化。白居易的新乐府诗歌是为民而歌的,所以他不仅注意和重视向民间文化学习和借鉴,而且仿效民歌体裁写诗。为了让百姓听懂诗歌,他不惜“向老妪解诗”,一遍一遍地念给她们听,不懂就改,直至听懂。这是任何一个封建文人难以做到的,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诗歌才“意深词浅,思苦言甘”、“自有篇章以来,未有流传如是之广者。”

    白居易不仅仅是一位为民请命、为民而歌的伟大诗人,而且还是我国封建社会难得的廉政清官。他在任忠州刺史时,面对地方荒僻、民生凋蔽的状况,实行简政安民政策,劝农垦荒,发展生产;改革税收,增加富豪税额;尽力节省支用,减轻人民负担。甚而至之,亲自带领百姓在荒山秃岭上种植树木,绿化山野。所以,忠州百姓为他捐建“白公祠”,永久地纪念他。在杭州刺史任上,居易为解决百姓吃水不便,亲往勘察地形,兴办水利,带领百姓挖湖筑堤,治理钱塘,引导湖水,灌田抗旱,因而受到杭州百姓的拥戴,把白居易率众挖掘湖汙,修筑为堤的西湖长堤,命名为“白公堤”,至今犹存。在任苏州刺史时,居易“简条科,均赋税”,化简政事,削减工役,使贫困百姓得以休养生息。他在苏州任上仅仅一年,因病离任时,苏州百姓争先相送,官员和人民站满了运河两岸,许多人痛哭流涕,有谓“苏州十万户,尽作婴儿啼。”直到他晚年定居洛阳后,还“心中为念农桑苦”,为便于舟船行驶,减轻船工役苦,个人出钱开凿了龙门潭的两处险滩。以至于他死后,洛阳百姓和游客“每至龙门潭,思念白乐天”,经常三五成群地吊唁,祭奠于龙门西山白居易墓前。

    白居易晚年,虽然曾连任秘书监、刑部侍郎、太子宾客、太子少傅、刑部尚书等职,但多属闲职,过着一种半官半隐的闲散生活。开成四年(839年),67岁的白居易患了风疾,三年之后因病退职赋闲,过起了真正归隐的生活。再五年,即会昌六年(846年)病逝东都洛阳,终年74岁,薄葬于龙门山麓伊水之畔,与龙门石窟一衣带水,至今凭吊之人依然络绎不绝。

本文来源:太原日报,本文作者:王继祖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0-07-12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王继祖太原名人系列总目录

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