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革命家婚姻大事,多不美满。徐向前与黄
         埔老同学黄杰结成伴侣,共同走上前线


中国人常把“婚姻大事”挂在嘴边。然而在战争年代,革命家总把结婚这种
“大事”,当成小算一桩。关于徐向前和黄杰结婚的情景,一位随徐向前多年的警
卫员有这么一段记述:

“那天是个假日,我陪首长走到苏部长家,有四位女同志已先在那里。正和苏
部长的爱人说话。后来,她们四人打扑克。苏部长的警卫员小王忽然问我知不知道
首长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我说不就是休息来玩玩呗!他唉呀一声:‘你们首长今
天是来结婚的呀?那位女同志是保育院的黄院长。’我赶紧给家里的同志打电话,
叫他们快作准备,内心直埋怨首氏,这么大的事也不言声。当我陪着首长他门步行
回到家时,见到大伙正在打扫屋子,首长笑着说了声:‘哎!小鬼!”。

这里说的“那天”,是1946年5月4日:“保育院的黄院长”,指的是黄杰。这
一年徐向前45岁,黄杰36岁。他们都在延安。战争夺去他们的青春年华;战乱,也
使他和她失掉了爱情。

徐向前在20岁上,由父母包办与东冶镇朱门家女子朱香婵结了婚。香婵倒是一
位勤快、文雅、懂情理的人,次年生一女孩,取名松枝。爷爷起这名的意思,想使
她在贫寒中能像松树一样苍劲耐寒。哪知道这孩子命苦,刚满周岁妈妈就得了一种
不能吃、不能喝的病死了。此时,徐向前已经离家远去,投考了在广东的黄埔军校。
从朱香婵死后四年多,徐向前一直奔走在硝烟弥漫的战场,没有心思也没有机会再
娶。

1930年徐向前到鄂豫皖苏区第二年,经人介绍,认识了黄安县七里坪的女共产
党员程训萱。他们在第二次反“围剿”胜利后结婚不到一年,张国焘在根据地和红
军中大“肃反”,把这位忠诚的共产党员给杀害了。徐向前深深怀念着这位忠诚的
共产党员、好妻子。从程训萱牺牲到1939年的八年中,徐向前转战了许多地方,都
没想到再结婚。尽管他手下红军中有不少女将和女兵,在川陕苏区还建立了一个
“妇女独立团”,爱徐向前的女子不少,徐向前却把心情用到作战上。直到1940年
春临离开山东去延安前,才经同志劝说与一位姓王的女干部结了婚。婚后三年,两
人因感情不合分手了。离婚后,徐向前没心思再娶。谁想他从到延安后,不是落马
负伤,就是患病,许多战友,特别是一些“老大姐”,左说右劝,四处说合,这才
和黄杰结婚。

黄杰,也是一位婚姻不美满、个人经历坎坷的女人。她出生在湖北省江陵县郝
穴镇,原名黄书莲。两岁时父亲病故,她和一个智力不全的哥哥,随同母亲靠出租
土地和卖油生活。伯父黄仲甫是郝穴镇上有名的地主豪绅、民团团总。他不仅不照
顾黄杰这一家寡母弱女和可怜的侄儿,反而多方欺凌他们,想逼迫黄杰的母亲改嫁,
硬要把黄杰嫁给镇上姓刘的商会会长流氓成性的儿子。黄杰从小性格倔强,渴望自
由,反对旧礼教,反抗缠足。1924年她不满15岁,就逃出黄家去武昌第一女子中学
附小读书。第三年又考入湖北省女子师范。就在这一年,北伐军攻下武昌,黄杰又
考进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干部学校女生队。这个女生队当时共招收了183名学员,后来
不少人成了女中豪杰,像抗日民族英雄赵一曼,就是其中的一位。黄杰在军校中,
算得上人小志气高的女兵,她身着灰色军装,扎着皮带,打着绑腿,英姿飒爽,十
分活跃,学操典,打野外,还读《共产主义ABC》、《社会进化史》。在蒋介石发动
反革命政变前夕,军校学生还编为中央独立师,参加保卫武汉的西征作战。女生队
参加战场救护,向群众宣传,黄杰事事跑在前。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黄杰潜回家乡,在白色恐怖下先加入共青团,1928年初
参加共产党。随后被派往松滋县任中共特别支部书记。她开始以松滋女子学校教员
为掩护,从事革命活动。在这里,她领导了九岭冈暴动,指挥工农革命群众收缴反
动民团枪枝27支,武装起自己的队伍,并宣布成立了苏维埃政府。九岭冈暴动在敌
43军镇压下最后失败,黄杰则成了松滋县反动政府通缉的“女犯”。

1929年4月,黄杰被地下党组织送往上海。开始她以电话接线生为掩护在法南区
委工作,曾爬上永安公司、先施公司楼上平台,把革命的传单撒向南京路。1930年
7月,奉中央军委的命令,她随曾中生(曾钟圣)去南京组织领导秘密工作。不久曾
中生被正式任命为中共南京市委书记,黄杰在他的领导下,经常化装四出活动,19
30年秋,黄杰随曾中生调回上海党中央机关工作。就是这时候,她和曾中生结了婚。
她们结婚不久,曾中生被派往鄂豫皖苏区红军中工作,从此失去联系。黄杰一直留
在上海,在周恩来领导下,先是跑“交通”,而后被派往闸北区任女工部长。在白
色恐怖的上海,她和许许多多无名的英雄们一样,化名六妹,冒死战斗着。不久,
闸北区委书记被捕,黄杰在那个区呆不住了,又调到沪东区继续做女工部长。1933
年“五一”节奉命组织沪东区工人游行集会,被巡捕抓住推上了黑车。在英租界法
院看守所,她死不承认是共产党人,一口咬定叫赵映华,是刚从外地到上海碰上游
行,跟着看热闹的。法院抓不到证据,此时,宋庆龄又请律师为一批被捕的革命者
作辩护,黄杰最后被法院定为“违犯民国紧急治罪法”判刑五年,“念其年幼无知
的妇女,减半执行”。黄杰在租界女监,度过了两年半的铁窗生涯,1935年底被释
放。她辗转到香港,终于经过种种曲折,最后找到党组织。抗日战争爆发后,从大
后方来到延安。

徐向前和黄杰说起来也是有缘分的。他们在武汉军校时,曾共同学习、战斗过。
不过当时徐向前是军校的队长;黄杰只是刚刚参加革命的女小兵。黄杰真正知道徐
向前的大名,那是30年代后,在上海党中央机关工作。这时,徐向前率领红四方面
军(开始为红四军),把“围剿”鄂豫皖苏区的国民党军打得落花流水。国民党的
报纸上,经常出现徐向前的名字。徐向前,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和曾中生一起在红
四方面军中工作。两个人朝夕相处。徐向前从曾中生口中,知道黄杰在上海党中央
机关跑“交通”。

黄杰和徐向前,都是曾中生最亲密的战友。黄杰和徐向前结婚后,两个人常常
深情地谈起曾中生。黄杰念念不忘和曾中生一块儿在上海、在南京从事党的秘密工
作的日日夜夜,一次次脱险的情景。她十分敬重曾中生的勇敢、机智和高度的党性
原则。在她晚年写的《风雨年代》一篇回忆录中,记载了和曾中生相识、共同战斗、
结婚和离别,直至他被张国焘杀害的情况。她深情地写道:“我和中生结婚不久,
聂荣臻同志找中生谈话,派他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任特委书记和军委主席。那时,
只晓得个人利益服从革命利益,生死离别是常有的事。我们虽然依依不舍,但仍然
服从革命需要。中生和我约定,几个月后在鄂豫皖相聚,谁知这一去竟成永别!”

徐向前在《历史的回顾》中写道:“曾中生同志是个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红
军领导人,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他对党忠诚、待人诚恳、才思敏捷,浑身充满着
革命者的战斗激情和力量。”“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身陷狱中,仍奋笔书就了《与
“剿赤”军作战要诀》这篇重要军事著作;由西北军委印发全军干部,人手一册,
成为红四方面军干部提高军事理论水平的基本教材。曾中生同志于1935年8月在川北
卓克基被张国焘密谋杀害时,年仅三十五岁。”

人生的路曲曲折折,徐向前和黄杰都不曾料到,他们从武汉军校分别,十年后
又在延安相会,而且成为终生为伴的夫妻。

共同的革命理想,坎坷的个人婚姻,使徐向前和黄杰十分珍惜他们的结合。婚
后,徐向前处在养病之中,身旁又有一个不满六岁的孩子,黄杰既要当“护士”,
又要当好妈,更要管理好保育院一窝孩子和全院工作。白天黑夜忙,家里家外跑。
一次徐向前半开玩笑向黄杰说:“人家结婚找个快活,你找个麻烦呀!”黄杰只是
笑笑。她已经习惯了苦难的生活,再苦再累,从不发一句怨言,特别是对徐向前前
妻留下的孩子,她看得比亲生的还亲。她把每一个革命后代,都当亲生的儿女一样。
她期望着孩子的成长,期待着和平尽早来临。

然而,战争终究又全面爆发了。国民党反动派调动大军,于1946年6月26日以大
举围攻中原解放区为起点发起全面进攻。自蒋介石从“全面进攻”转变为“重点进
攻”后,把陕北和山东两解放区,作为进攻的首要目标!11月18日,中共中央发出
《关于放弃延安的指示》。同时,决定将一部分机关、医院、保育院和伤病老弱干
部,先行疏散到晋绥解放区。徐向前、黄杰以及王明、郑位三等都属于疏散之列。
毛泽东在欢送徐向前等人的会上,说战争要准备打三年、五年甚至十年,要大家有
长期作战的精神准备。徐向前此时不想别的,只想身体快快恢复,早上前线。

徐向前和黄杰在绥德住了20多天,转眼就到了年底。前线的战报不断传到绥德。
徐向前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决心要求上前线指挥作战。一天晚上,徐向前一边看着
闪闪跳跃的灯火,一边看着在灯火下为快要降生的婴儿作衣服的妻子黄杰,轻声轻
气却又非常坚定地说:“战局这样紧张,老呆在后方转来转去,实在不安,我们还
是一起到太行前线去吧!你虽然怀孕在身,但路上有人照顾,我看不会出问题。”
黄杰理解丈夫的心情,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拿来纸墨笔砚,对徐向前说:“快给党
中央毛主席写个报告吧!”徐向前心里格外高兴,笑容满面,他为自己有这样一位
志同道合的妻子而自豪。

中共中央很快复电徐向前,批准他先到太行山地区休息,待身体恢复健康后再
到晋冀鲁豫军区任副司令员。徐向前和黄杰接此批复十分高兴,马上收拾行装,向
徐特立、王明两家告别,带上警卫人员、伙夫、女儿鲁溪,牵着两匹战马,向山西
进发。

正是数九寒天,西北风像一条条冰冷的皮鞭抽打着人的全身。一路上,越过数
不尽的沟沟峁峁,每前进一步都很艰难。只有到中午时,才显得有点暖意,大家也
就显得更快活。徐向前一行到达黄河边的军渡渡口,当地部队派人护送他们乘船东
渡黄河,冒着小雪继续前进。1947年元旦前夕,他们到达晋绥根据地的柳林。贺龙
得知徐向前到来,特别高兴,专程从兴县赶来看望、拜年,两位老战友痛痛快快地
过了一个新年。

1947年2月初,徐向前和黄杰离开柳林,经离石翻越吕梁山脉,到达汾阳。陈赓
派查玉升带一个连来接徐向前。陈赓知道徐向前的身体还很虚弱,黄杰又快临产,
特意交待查玉升预备担架。他们选定祁县以南、崞县以北过汾河。入冬以来,河水
一天比一天浅,但让徐向前—路涉水过河显然困难。按应护送的连队在查玉升指挥
下,在附近老乡家借来一些门板,木料搭成浮桥,趁着夜暗通过了汾河。突然,徐
向前一行的后边响起一阵枪声,查玉升紧张起来,担心敌人发现了,围追堵截,立
即派出一个侦察小组去查明情况。原来是敌人给自己壮胆,乱放一阵枪。进入太行
山脉,山路越走越窄,越走越险,“后悔沟”出现在眼前。为什么叫“后悔沟”?
意思是人走到这里,稍一不慎就会跌下山沟断崖,命归黄泉,后悔也没用了。为徐
向前驮行李的牲口在“后悔沟”拐不过弯,把徐向前的书箱子翻到了沟里,使大家
出了一把冷汗。他们通过了一个又一个“后悔沟”,终于到达山下的马村,陈赓已
达这里等候迎接。一见到徐向前,陈赓显得格外高兴,一直陪同徐向前来到安泽。
他给徐向前介绍了太岳军区的情况和山西的战局,还为徐向前配备了几个警卫员。

春节期间,徐向前到达山西长治市。这里是晋东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商业
发达,市面繁荣,春节的喜庆使这里鞭炮不停,锣鼓喧天,好不热闹!徐向前在一
所日本式的宽敞住宅里住下来,第二天黄杰分娩、生下一男婴,取名徐小岩,这是
他们夫妻唯一的一个儿子。长治市的驻军是起义不久的高树勋部。有些人对起义不
满,与特务勾结,经常在暗中搞点名堂。高树勋对徐向前的安全很关心,既来拜访,
又请徐向前去吃过饭,徐向前对高树勋起义之举说了些鼓励的话。因黄杰产后身体
虚弱,徐向前也倍感旅途疲劳,他们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一天,突然空中传来马
达的轰鸣声,接着敌机临空,在驻地附近扔了三颗炸弹,最近的爆炸点离徐向前住
房只差几十米。徐向前分析,他的目标已暴露了,肯定是特务引导敌机搞的鬼,便
决定马上搬到离城20多公里的一个小村庄住下,一直住到清明节。此时,战场上的
消息不断传来;胡宗南已占领延安这座空城;我军在各战场上连战连捷;敌人的有
生力量被大量消耗;解放军正准备转入战略反攻。6月上旬,徐向前到达太行山区的
河北省武安冶陶,13日,中央军委任命徐向前为晋冀鲁豫军区第一副司令,当主力
部队根据中央“大举出击,经略中原”的指示强渡黄河,挺进大别山后,徐向前则
留下来,开始指挥解放山西的战斗。